在过去的二十年里 ,中国和美国的经济相互紧密地交织在一起。在新冠疫情大流行之后,随着两国在战略事务和先进创新技术上的竞争愈演愈烈,这种相互连结的关系同时给中美两国都敲响了警钟。了解当前中美经济关系的断层线以及中美经济对美国的好处,对于我们在未来建立我们想要的、并且能够接受的中国关系至关重要。

二十多年以来,美国全国商会中国中心记录了中美经济关系的发展,以及中国贸易和投资制度对美国竞争力和市场准入带来的挑战。长久以来,我们一直主张以平衡、理性的方式处理与中国的商业关系,这种关系既要承认拥有14亿人口市场的重要性,又要处理好中国政治经济模式的现实问题。

这种方法既包括对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0)后开放进展的耐心和热情,也包括最近呼吁中国政府对与入世承诺背道而驰的政策负责,这些政策让中国和中国政府重新成为主导,而非市场力量。事实上,随着中国成为全球技术强国的国际野心不断上升,全球范围内越来越多地强制使用经济国家手段,中国对开放型经济、市场化准则的承诺在关键领域有所减弱。

近年来,中美两国尝试解决我们经济各个方面的问题。正如美国全国商会在我们2010年的报告《中国的自主创新动力产业政策网》重点关注中国为减少对外国技术依赖而部署的政策和实施工具,随后在我们 2016年9月份的报告《防止去全球化信息通信技术中自由贸易和投资的经济和安全论据》中,最初的行动来自中国。在巴拉克·奥 巴马(Barack Obama)担任总统的后期,《中国制造2025》(Maked in China 2025)加速了中国的崛起,并在特朗普执政期间持续下去。这份以及其他美国全国商会的报告为2017年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强制技术转让政策的301条款调查以及解决中国产业政策的其他行动提供了分析基础。

正如美国全国商会在2019年3月《评估关税对美国信通技术行业的成本:建模中美关税》中所报告的那样,在奥巴马执政期间,美国以审慎的方式做出了回应,并在特朗普政府的领导下表现出越来越大的活力。尽管这些问题存在,这两个经济体仍然紧密地交织在一起。

乔·拜登 (Joe Biden)总统领导下的新政府在界定与中国的下一阶 段经济往来(或脱离)方面面临着艰巨的挑战。决定哪些领域不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是否应该保持开放是一项复杂的任务。一些人认为 ,通过对本土创新的回流和投资,脱离中国可以促进美国的经济活动 。然而,如果没有对中美经济关系的成本和收益,以及解除这种关系经济影响进行客观的、基于事实的审查,这种论点纯属猜测。

通过这项研究,美国全国商会中国中心旨在教育政策制定者、企业和其他利益相关者,使他们在面对贸易的严峻挑战时做出明智的决定。通过分析完全脱钩关系情况的经济影响,至少在某些关键领域,

我们希望更好地阐明政策制定者必须做出的选择,以确定与中国经济 往来的最佳程度。在这样做的过程中,美国全国商会将继续大力支持互利、安全和有保障的开放市场和自由贸易,同时也将继续大力批评 对基于规则的全球经济秩序构成挑战或对美国企业不公平的贸易和商业做法。

扫描二维码
将文章分享给好友